为个体教育智慧搭桥、铺路、筑巢

走进读者:基于“读者意识”的小学习作教学研究 x

  • 作者:林穗莉 著
  • 出版社:东北师范大学出版社
  • 标准书号ISBN:978-7-5681-3567-2
  • 定价:36.00元
  • 出版时间2017年8月第1版?
  • 开本:16
  • 用纸:胶版纸
  • 页码:240
  • 购买地址:http://suo.im/3VjhWD
内容简介
作者简介

林穗莉,1978年出生,中共党员,小学语文高级教师,获华南师范大学教育硕士学位,广州市小学语文特约教研员,广东省骨干教师,广州市首批骨干教师,黄埔区名教师,黄埔区副校长后备干部。先后在黄埔区荔园小学、黄埔区新港小学任教。

参与广东省教科所“生本实验”十二年。曾获得“广州市优秀班主任”“广州市优秀辅导员”等荣誉。主持广东省“十一五”规划研究课题一项,参与市级规划研究课题两项,近年来先后在《教育导刊》《作文教学研究》《新课程》《广州教学研究》等刊物发表学术论文十余篇,参与《三化微课堂》教辅用书编写,执教省、市、区、校各级公开课、公开讲座三十多节次。曾在2008年暑假,以志愿者的身份到西藏林芝支教,被西藏林芝教育局评为“优秀志愿者”。2015年到梅州大埔高陂第二小学支教一年,被评为“优秀支教老师”。

目录

第一章?导?论

第一节?研究的缘起

?一、为什么要研究小学作文教学

?二、小学习作教学中存在的问题

第二节?基本概念解析

?一、主要概念分析

?二、关键词的界定

第二章?文献综述

第一节?我国“读者意识”的研究概况

?一、古代写作——“读者意识”写作观溯源

?二、现代写作——“读者意识”写作观的提出

?三、当代写作——“读者意识”的确立

第二节?国外习作教学“读者意识”概述

?一、国外写作理论的变迁和“读者意识”的发展

?二、国外作文教学对“读者意识”的重视

第三章?基于问卷调查的“读者意识”现状考察

第一节?来自学生的困惑

第二节?调查目的

?一、调查目的

?二、研究对象

?三、研究工具

?四、数据收集与处理

第三节?读者现状调查结果

第四节?结果分析

第四章?“读者意识”下习作教学策略

第一节?“读者意识”对写作教学的启示

第二节?“读者意识”下的写作教学策略

?一、“转化题目”策略

?二、“确定读者”策略

?三、“预见应答”策略

?四、“读者反馈”策略

第三节?“读者意识”下的写作教学设计

第四节?“读者意识”教学策略的效果与思考

?一、思考

?二、效果分析

第五章?习作教学中学生“读者意识”培养的途径探索

第一节?一题多读者

第二节?读者意识下的中年段习作训练

?一、观察日记——设阶梯助写作

?二、绘画日记——读者形象再现

?三、故事接龙——深化读者意识

?四、多途径发表——拓宽读者群

第三节?基于整体阅读教学的培养途径

?一、在语文阅读教学中实践整体性理论的策略

?二、基于整册书的整体阅读效果分析

?三、基于整册书的整体阅读教学的思考

第四节?多途径与文本对话

?一、写批注

?二、质疑

第五节?在意义文块中识字的探索(低年段)

?一、“四步识字”教学法

?二、生动、灵活的课堂教学

第六章?从读者的阅读心理看写作

第一节?走进写作者的写作心理

第二节?走进读者的阅读心理

?一、提高读者的欣赏水平

?二、满足理想中的读者需求

?三、增强写作的读者定位

第三节?学生写作行为背后的心理状态

?一、真情表达心理

?二、自我反思心理

?三、倾诉发泄心理

?四、虚假表达心理

?五、应付了事心理

附?录?作文问卷调查

参考文献

后?记

试读章节

第一章?导?论

导论部分介绍了本研究的缘起,对相关概念做分析,阐述了本研究所探讨的主要问题。

一、问题的提出

习作是学生语文能力水平最全面最直接的体现,是语文教学的重点和难点。在以往的写作教学中,由于教师和学生忽视和缺乏“读者”意识,仅仅把写作看成单方的表达和个人的精神创造,学生的作文具有强烈的独白倾向,在写作时“没有看到作文旁边站着的读者”。尽管2011版《语文课程标准》已经明确提出“写作是运用语言文字进行表达和交流的重要方式”,“写作是为了自我表达和与人交流。写作时考虑不同的目的和对象,根据表达的需要,围绕表达中心,选择恰当的表达方式,合理安排内容的先后和详略,条理清楚地表达自己的意思”,“愿意将自己的习作读给人听,与他人分享习作的快乐”,但我们通常理解的交流基本上是满足于对写作内容的交流,而不是“读者”与“作者”主体间的交流。这种忽视“读者”的交流实际上根本无法抓住言语交际的本质。由于教学中“读者意识”的缺失,学生没有写作的对象意识,不知道向谁表达,也就不知道该如何表达,写出来的文章大多是为了迎合教师的要求,谋求考试高分。因而,奉命而作、敷衍塞责、投师所好,出现了大量的“空话作文”“套话作文”,久而久之,学生就会缺乏写作动力和写作热情。因此,“读者意识”下的写作教学研究对解决学生作文问题具有较强的针对性和必要性,也是有效提高学生语文能力必然要面对和突破的问题。

二、国内外研究现状

在我国,近十几年来,作文教学的实践探索和理论研究都非常活跃。在作文教学的实践探索中,为了解决学生作文的模式化问题,有人进行“新概念作文”的尝试;为了解决学生害怕作文的问题,有人进行“快乐作文”“情趣作文”的探索;为了解决作文中的“假大空”问题,有人进行“求真作文”“生活化作文”“体验作文”“研究性作文”“活动作文”等实验。其中影响比较大的有丁有宽的“读写结合作文”、李吉林的“情境作文”和李白坚的“快乐作文”。在这种研究活跃的背后,反映的是人们对作文教学现状的严重不满与深切焦虑。从效果上看,这类“××作文”的研究探索并没有触及写作教学的本质与核心,具有一定的局限性。

还有学者提出过各种各样的口号:有学者提出“我口写我心”,强调写作是自己心灵的倾诉。但这种独白式的文章里只有一种声音、一种思想、一种立场,作者笔下的主人公成为作者意识或思想的代言人,仿佛只有一个写作者,而没有言语交际的其他参与者,无法与作者形成平等的对话关系,况且这“心”只是真心表达,无法提高;还有学者提出“做文如做人”,认为人直则文正。但是否做人做得好,就能写出好文章呢?是否做好文章,就能把人教育
好呢?

我国现代语文教育史上,夏丏尊、叶圣陶、朱自清等学者曾着力倡导读者意识写作教学观,并初步构建了这一教学理论。夏丏尊说:“所谓好文章就是使读者容易领略、感动、乐于阅读的文字。诸君执笔为文的时候,第一,不要忘记读者;第二,须努力地求适合读者的心情,要使读者在你的文字中得到兴趣或愉快,不要使读者得到厌倦。”

潘新和教授认为:“文本的生命,在于流通,在于读者的阅读,言语生命的价值也在于此。”鲁迅先生在作文的表述上也有自己的独到见解,他倡导为文之初,要心有读者,为大众着想,“使大家能懂、爱看”。因此他的作品因读者不同而呈现出多样的光彩:针对敌人的杂文,语言如匕首;写给自己的散文诗,风格曲折晦涩;写给爱人的两地书,则柔情似水。

张志公先生认为,学生要打破“做文章”的观念,自然地写出自己的所见、所闻、所思、所感,而不是挖空心思地硬“做”。吴立岗先生在1994年就提出“以儿童语言交际功能为主线构建小学作文训练序列”的主张。董蓓菲也特别强调,“作文教学的交际性,要求老师置作文训练于交际活动之中”。马豫星在社会语文活动层面、语文学习活动层面和学校教学层面,把“写”区分为“写作”“习作”和“作文”三种形态。

国内的学者王尚文和李海林教授等从俄国学者巴赫金的“超语言学”中获得启示,提出了“对语论”。他们认为,语言活动中有“说者”和“听者”两个具有诉诸性和应答性的主体,写作不是单纯的组织语言,而是与“听者”或读者进行思想上的交流,以往的语文教学存在的最大问题就在于淡化和忽视了“听者”的重要性。周燕则进一步阐述了“对语”的本质,她认为:

(1)听者对说者的作用不仅仅是消极的听众,更是言语交际的积极参与者,是说者对言语建构的积极参与者。

(2)听者也是说者,当听者在接受和理解言语的意义时,他同时就要对这一言语采取积极的应对立场——同意或是不同意,全部还是部分同意,补充它、应用它、准备实现它等。

(3)说者也是听者,他既要对他人做出回应,也期待他人对他的回应。“对语论”对“听者”的发现以及对“听者”本质的揭示,使我们不再停留于说者的个人精神世界,而是深入言语交际的内部,体会思想与思想的碰撞、情感与情感的对话。这对我们当前的语文教学,特别是作文教学具有重要的启示意义。

从世界范围看,各国的作文教学都存在着“师生投入多,收效不大,写作水平不高”的“作文危机”问题。然而综观近年各国中小学写作教学研究与改革,那种让学生掌握各种写作技巧和形式的写作教学训练逐渐失去了地位。其趋势和共同点是特别强调突出写作的交际价值,强调写作表现自我和与人沟通的功能,也就是交际过程中“作者与读者”“说者与听者”两个交际主体的影响和互动。美国学者斯迪芬·德·克拉森教授(Stephen D. Krasken)提出:“作文时,最关键的是明确写什么,表达什么思想感情;当目标明确后,再明确读者对象,即文章是写给什么人看的。这样,写作者只需面对理想中的读者把想说的意思说清楚就够了,文章自然能写好。”各国在此理论的指导下,纷纷提出了不同的标准:

美国纽约市1988年制定的教学大纲甚至把“语文”课名改为“语言交流艺术”课。英国在教育和科学部颁发的《英语:5~16岁》文件中,总目标部分就对学生写作提出“针对写作目的和预期读者采用合适的文章体式”的要求;在第二阶段写作五级水平达标标准中也明确写明“为多种目的和读者,写各种类型的文章,并注意激发读者的兴趣”;八级达标标准中也提出“写作中学生能够选择有特色的表达方式,体现独特的写作效果,吸引读者的兴趣”。

日本从低年级起就对学生进行有计划的对象意识训练。如《学习指导纲要》中规定:“(低年级)一边考虑对象和目的,一边写。(中年级)对应不同的对象和目的能够注意段和段间的相互关系,把调查的事清楚明白地写出来。对应不同的对象与目的,恰如其分地表达。(高年级)对应一定的目的和企图,把思考的事有条理地写成文章,养成考虑自己的表达效果进行表达的习惯。对应一定的目的和意图,把自己的思考有效地进行书面表达。”他们还把“培养对象意识”作为作文教学的一个重要方法。他们认为,语言表达的目的可以分为五项:报告、说服、感动、导致行动、娱乐读者。因此写作必须有对象意识,即使没有别人也要给自己看。

在美国《“6+1特质”作文评价标准》中就文章的想法、组织、语气、选词、句子流畅性、惯例等方面均对写作中的“读者”提出具体要求。写作评价与写作者的目的和读者有关。写作的类型以交际目的为标准,分为劝说型、解释说明型和传递经验型,写作的本质是交际性。美国语文教育界一直是把读者意识和交际功能结合起来处理的。

德、法、韩等许多国家也认为,写作是以语言文字表达自己的思想,与他人沟通,发现问题然后解决问题,从而创造新意思的语言使用行为。

在中外众多教育家的倡导和潜心研究中,“读者”理论实现了从理论到实践的飞跃。我国颁布的2011版《语文课程标准》明确提出:“写作是运用语言文字进行表达和交流的重要方式,是认识世界、认识自我,进行创造性表述的过程。”

可见,读者在写作和阅读中起着重要的作用。本研究正是基于对“读者”的关注,研究读者意识及读者策略对写作质量的影响,并尝试走进读者心里,去探求其内在的心理因素,试图为提高我们的写作教学提供新的思路和方法。

三、学术思想和立论根据

1. 学术思想

所谓“读者意识”,就是作者在写作过程中有意识地识别和分析读者的背景、兴趣及需求,并以此来判断和选择自己的写作内容和写作方式的思维模式。

写作的本质是交流,从认知心理学和建构主义心理学角度看,写作实质上就是一种运用书面语言,针对明确的或假想的读者进行有目的、有意义的建构和交流活动。在写作过程中,占据主导地位的虽是写作主体,但读者对于写作的作用和意义也不可小觑。接受美学理论的代表伊瑟尔认为:“在文学文本的写作过程中,作者的头脑里始终有一个隐在的读者(Implied Reader),而写作过程便是向这个隐在的读者叙述故事并进行对话的过程,因此,读者的作用已经蕴含在文本的结构之中。”写作即是写作主体向“隐在的读者”传情达意、沟通交流的过程,而写作成品只有经过读者的阅读才能发挥交际沟通的作用,作者的劳动价值也只有在读者的阅读中才得以最终实现。从关注读者这个角度而言,读者能促进作者的创作积极性,读者的阅读在一定程度上决定了写作的意义和价值。

语言学家Berlin(1982∶212)提出,在教授写作的过程中,无论用什么样的方法,都要考虑以下四个因素:作者、读者、写作内容的真实性和行文中的语言渊源。

巴赫金认为对话是语言的本质,构成对话的话语就是“对语”,“表述”是语言事实和言语交际的基本单位,任何一个“表述”都是“对话”里的“对语”。表述的目的不在于说者本身,也不在于展现言说的内容,而在于“把我们的思想告知他人”。任何话语都具有“内在对话性”,也就是当“话”一出口,其实就已注定了它的对象。在写作中,作者写什么以及怎么写都是有针对对象的,并且是在与“听者”,也就是“读者”的互动中完成的。

美国NAEP写作评价标准提出,要从文本结构、连贯性、中心这三个方面衡量观点的组织是否有效服务于写作的目的和对象,他们认为观点的展开应该有效地服务于作者的目的和对象;观点的组织应从句子和段落的安排合乎逻辑、观点表达连贯出发,便于读者顺利理解;语言的运用要能够既清晰地表达意思,又有效地服务于写作的目的和对象。读者意识在写作过程中的作用是潜在的、独特的、不可缺少的。

本研究将探讨“读者”在作文教学中的作用,并结合作文教学实践,摸索在作文中如何培养和强化学生的“读者”意识,及通过重视“读者”提高学生的作文能力和水平的教学策略。

2. 立论根据

本课题将在国内外最新研究成果的基础上,吸收美国学者克拉森教授“为读者而写作”的思想,以“读者”理论为指导对小学生作文教学策略进行研究。最主要的观点是:

(1)语言交际的核心是“对语”。语言活动有说话人和答话人两个主体,即作者和“读者”,语言交际的核心便是“应答”,“对语”是两个人对话过程中其中任何一个人的单个表述,任何下一个对语都是对话链条中的下一个环节,都是对在它之后对语的期待,也是对在它之前所有对语的回应。表述的目的不在于写作者本身,也不在于展现言说的内容,而在于“把我们的思想告知他人”。

(2)“读者”深刻地影响作者。言语交际不是写作者表达语言的积极过程和与之相应的读者接受、理解语言的消极过程的组合;相反,“读者”在这个过程中具有积极的作用,他深刻地影响着写作者的言语建构,影响着整个言语交际的进程。

(3)学生在作文时,最关键的是明确写什么,表达什么思想感情;当目标明确后,再明确读者对象,即文章是写给什么人看的。这样,写作者只需面对理想中的读者把想说的意思说清楚就够了,文章自然能写好。

本课题将深入探讨“读者”在作文教学中的作用及“存在”方式,并结合作文教学实践,摸索在作文中如何培养和强化学生的“读者”意识,并通过重视“读者”这一教学指导策略,提高学生的作文能力和水平,最终形成和发展出“读者意识”下的作文教学指导策略。

 

第一节?研究的缘起

一、为什么要研究小学作文教学

作文教学在中小学语文教学中占有重要的地位,主要表现在以下两个方面:

(一)作文是语文学科最重要的课程内容之一

在语文设科百年历程中,习作教学与阅读教学几乎各占了语文教学的“半壁江山”,作文一直是语文学科最重要的课程内容之一。

(二)作文是衡量学生语文水平的重要尺度

“写作是一种具有高度综合性、创造性的言语活动。”作文的这种高度“综合性”“创造性”决定了它在语文教学中的重要地位。因此,新中国成立后,几乎历次的教学大纲都强调“写作是衡量学生语文水平的重要尺度”。同时,在语文能力测评中,作文是必考内容,并且作文题通常是所占分值最大的一道题目,有时甚至是语文测评中唯一的题目。作文在语文测评中举足轻重的地位,不仅使其在语文教学中备受重视,而且牵动着千千万万家庭的心弦。

二、小学习作教学中存在的问题

最新颁布的语文课程标准明确提出:“写作是运用语言文字进行表达和交流的重要方式,是认识世界、认识自我、创造性表述的过程。写作能力是语文素养的综合体现。”回顾以往的写作教学发现,存在的一个重大缺陷就是写作对象的缺席,学生没有写作的对象意识,不知道向谁表达,也就不知道该如何表达。

2007年语文教育界“对语理论”异军突起,在借鉴巴赫金理论成果的基础上,王尚文教授提出了“对语教学论”的理论设想。巴赫金认为,我们平时的言语表达都是有对象的,而言语作品也是如此,任何一种言语表达都是“主体间性”的,没有无主体或绝对单一主体的言语表达,任何一部作品都是一个“对语”。为了更好地理解对语的实质,结合当前的小学语文教学,我们必须弄清以下几个问题:

(一)写作,是美文写作还是交际写作

老师在教学生写作时,常常会让学生摘抄好词好句,甚至背一些优秀文段或作文,在写作时,学生只需套用上这些美词佳句,就可获得老师的青睐。不少教师在作文教学中,总是自觉不自觉地对小学生作文提出过高、过严的要求。一些教师常常用大师级作者写的文章标准来要求学生,一味追求文章写作知识的系统构建,内容要求“有意义”,篇篇要求“新、奇、巧”。由于年龄和知识水平的限制,小学生作文无论语言还是思维都不同于成年人的语言和思维——稚嫩、浅显、天真、单纯是小学生作文的特点和优点。这种脱离实际的高标准、严要求,只会增加学生们的心理负担,使学生认为作文高深莫测,一般人难以写好,挫伤了他们写作的积极性。小学作文教学的目的是培养学生用笔思维和表达的交际能力。新颁布的课程标准明确提出:“写作是运用语言文字进行表达和交流的重要方式。”既然写作是交际的方式,那学生就应成为交际的主体、写作的主体,他们应该有“话语权力”。写作就是话语的自然表达与交流,这完全能够解决学生作文写不具体或是无话可说的现状,因为人们交流的不是句子和词组,而是思想,也就是表述。写作不是单纯地组织语言进行表达,而是与“听者”或者读者进行思想上的交流,能引起读者共鸣的并不是那些优美词句,而是作者的思想。

(二)作文真实性问题

现在学生的作文存在着高、大、全的弊端,有人曾经看过一个统计,说中小学生作文里,写得最多的好人好事是捡钱包和帮助残疾人。一写以“妈妈”为内容的文章,80%以上的学生就会写自己生病了,妈妈如何照顾自己;有些学生无病也呻吟;有些学生即使其生过病,但为了表现妈妈的爱,硬要把自己的病写得很严重,以及妈妈怎样艰苦地把自己送到医院,极力地刻画母亲的高大形象。是不是只有在生病的时候才能表现妈妈的伟大呢?这种情感的虚假,也正是当前语文教育的虚假。学生写出来的文章只是任务式地完成或是迎合老师心中那个所谓“好文章”的标准——立意高,以小见大等。学生写作、交流对象的缺失,导致文章矫揉造作、无病呻吟。他们不知道文章要写给谁,自然也就不知道对方会跟自己交流些什么。同样写母爱,对于孟郊这位常年颠沛流离、居无定所的游子来说,最值得回忆的并不是那些轰轰烈烈的大事,而恰恰是生活中琐琐碎碎、点点滴滴的小事。作者通过临行前母亲为自己缝制衣服的普通场景,来表现诗人深沉的内心情感,从而触动读者的心弦。

(三)积累,是积累语言还是积累素养

语言是什么?它是抽象的社会化的符号系统,其本身是无主的、静态的、不可交流的。正如王尚文教授举过的例子:我们吃的都是具体的、实在的苹果、香蕉、菠萝,而不是一个抽象的“水果”。同理,我们不是学习一个抽象而笼统的“语言”,而是学习具体的言语表达和理解方法。

学生积累的应该是语文的素养,也就是作者如何组织语言、如何使用语言或者创造性的语言来表达。素养决定了语言的应用能力,假若我们不具备语言素养,我们写起作文来就可能无从下手。很大限度上,这不关乎词语和句子的储备,而仅仅是不知道该如何去组织它们。例如:学习《匆匆》一文时,老师到底应该教学生如何珍惜时间,还是要让学生学习作者是如何表达珍惜时间这一主题的?如何把自己独特的感受表达出来的?又如《地震中的父与子》一文,文章讲述的是一位父亲救自己儿子的一件事,但这件事感人的是它的细节。教学就应该把视角放在一个片段或一个场景中,品味作者构思的精妙并将其积累下来。再如低年段《小蝌蚪找妈妈》这篇课文,应引导学生体会文章的美,体会作者巧妙的写作方法,作者用找妈妈的线索就把蝌蚪的变迁写出来了,而且充满了趣味。

 

精彩书评
登录通行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