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个体教育智慧搭桥、铺路、筑巢

纯粹语文行思录

  • 作者:卢卫东 编著
  • 出版社:东北师范大学出版社
  • 标准书号ISBN:978-7-5681-4005-8
  • 定价:36.00元
  • 出版时间2017年11月第1版
  • 开本:16
  • 用纸:胶版纸
  • 页码:412
  • 购买地址:http://suo.im/10gfPG
内容简介

“纯粹语文”是把学生的发展放在首位,以原本的、从容的、内蕴的、自由的语文学科特质为出发点来开展语文的本色教育。要使语文恢复其“纯粹”的模样,任重而道远。要做一名纯粹的语文老师,做一个思想者,不断实践,勇于探索;扩大阅读,提高素养;及时反思,不断成长。本书是卢卫东名师工作室成员在“纯粹语文”教学中的探索,全书分为“纯粹语文”教学主张、“纯粹语文”教学实践两部分,每部分又根据实际分为诸多板块,系统全面展示了“纯粹语文”这一教学主张的内涵。全书理论联系实际,对中学语文教学具有积极的指导意义。

作者简介

卢卫东,甘肃西和人。金城名师、陇原名师。1997年毕业于西北师范大学汉语言文学教育专业。常年行走于中学语文课堂及各类讲堂,致力于中学语文教学的本体论、认识论、方法论研究,对中学作文教学的系统论、信息论、控制论方面有独到的研究。提出“纯粹语文”的教学理念并付诸实践。出版个人专著4部,编著8部。在专业刊物发表教育教学论文400余篇。独立承担、完成省市级重点教科研课题10余项。

 

目录

第一辑?纯粹主张——“纯粹语文”教学主张

纯粹理念——我们的理念

一节好的语文课就像一首优美的古典诗?/?张辅良

教师问题意识在文本研读中的体现?/?张辅良

坚守生命的语文课堂?/?董?玲

“纯粹语文”之我见?/?王慧梅

语文课堂教学中渗透着纯粹语文?/?季文萍

顺应自然静待花开?/?邵旭东

向青草更青处漫溯?/?吴宇坤

语文思维与德育?/?于沛文

也谈语文教材的系统性与整合?/?王世伟

绿色课堂,纯粹语文?/?杨小平

浅谈语文课堂教学的意境培育?/?李艳

中学语文中环境与发展教育的思想内涵?/?罗耀娣

复得返自然?/?杨帆

纯粹关系——我们的教师与学生

成就卓越教师真正的绝活?/?董玲

如何给学生构建自信、安全的环境,高质量学习?/?董玲

立足学生长足发展,促进教师专业化成长?/?王慧梅

语文教师的情怀:懂得挖掘语文文本中的生命内涵?/?王慧梅

普通高中学生学习动力激发策略的探索?/?王慧梅

在语文教学中展开立体思维模式训练?/?王慧梅

语文课堂应大力培养学生的人文素养?/?邵旭东

语文课中创造性思维能力的培养?/?王红萍

妙用语言引导学生参与教学?/?王红萍

谈高中语文教学中学生综合素质的培养?/?王世伟

教师评价对高中生情绪效果初探?/?金耀安

高中生语文厌学情绪形成的原因?/?李艳

谈新课程中对学生评价的主要问题?/?罗耀娣

谈在语文教学中如何塑造学生健全的人格?/?罗耀娣

高中语文教学应注重培养学生的审美素养?/?俞振元

高中语文教学中学生问题意识的培养?/?窦敏华

纯粹对接——我们的传承与创新

当代语文,怎样在传统精神中寻找动力?/?王慧梅

当前中学生书法教育的现状分析和应对措施?/?邵旭东

谈信息技术与语文课程的整合?/?王红萍

中学语文教学与四大传统节日文化?/?赵贵延

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吴宇坤

语文思维指导下多媒体辅助教学?/?于沛文

聆听圣贤善教如水?/?张海梅

纯粹课程——我们看课改

一石激起千层浪?/?董玲

在真语文之路上反思与成长?/?董玲

从碎片到碎片?/?王慧梅

浅谈参与式语文学习?/?王红萍

对新课改语文课堂教学的思考?/?王红萍

试论初中语文课堂教学的评价研究?/?季文萍

“明脉课堂”中的教学智慧?/?赵贵延

明脉课堂?/?赵贵延

七年级古文教学之浅见?/?吴宇坤

如何在高中语文教学中进行有效的合作学习?/?王世伟

浅谈语文教材中“单元说明”的价值?/?王世伟

课堂的实效从哪里来?/?杨小平

浅谈新课程背景下文言文教学观念的转变?/?金小汶

略论新课程背景下高中语文分层次教学?/?张海梅

合作学习,势在必行?/?李艳

为有源头活水来?/?俞振元

高中语文选修课的教学与反思?/?俞振元

纯粹考试——基于考试评价的理解

依纲聚点?方法科学?狠抓落实?难点突破?/?董玲

高考语文全国课标卷命题特点分析及2017年高考备考建议?/?邵旭东

用两个图表公式归纳高中文言文主要语法知识?/?于沛文

定语后置句的几种格式及其一般格式的变换?/?张海梅

纯粹文本——文本赏析与知识延伸

纯粹的生命,用纯粹去爱?/?王慧梅

从浑沌之死看爱的艺术?/?王慧梅

怎样找寻真朋友?/?王慧梅

庄子:先哲的非凡人格品质?/?王慧梅

庄子的哲学里才有尊严的死?/?王慧梅

发掘教材,高效教学?/?王世伟

却道哀江南深浅话虚实?/?于沛文

鲁迅,20世纪伟大的医学家?/?杨小平

《荆轲刺秦王》中的三音复合词?/?张海梅

一曲理想爱情的颂歌?/?俞振元

第二辑?纯粹实践——“纯粹语文”教学实践

纯粹阅读——我们的阅读教学

用问题开发学生的最近发展区?/?张辅良

曲径通幽诗香几缕?/?董玲

寻找支点,长文短教?/?董玲

经典文学作品研究性学习要注意的几个问题?/?王红萍

实施感悟式阅读教学易入的误区?/?王红萍

谈经典文学作品研究性阅读中的问题导向策略?/?王红萍

论阅读教学在语文课堂中的探析实践?/?季文萍

初中文言文阅读教学有效策略的实践研究?/?甘贤平

中学语文阅读方法探析?/?甘贤平

引领深层次阅读培养学生自主阅读能力?/?甘贤平

中学生名著阅读教学之我见?/?甘贤平

培养高中学生课堂阅读办法的探究?/?金耀安

“五点一面”?/?金耀安

培养学生质疑能力,进行个性化阅读?/?杨小平

高中语文课堂“有效提问”浅探?/?金小汶

个性阅读“五化”法?/?金小汶

新课标阅读教学的一些思考?/?俞振元

对中学语文早读课的一点思考?/?罗耀娣

纯粹写作——我们的写作教学

“自主、互动、合作”四环节作文评改模式?/?董玲

在生态作文中构建学生的主体精神?/?董玲

高中生活化作文教学策略?/?王红萍

话题作文训练之我见?/?王红萍

新课程背景下高中生自主作文教学的实施?/?王红萍

自主参与式作文评改模式的探索?/?王红萍

新课程背景下实效课堂阅读·作文教学难点与对策?/?季文萍

学生说话能力培养之我见?/?甘贤平

不畏浮云遮望眼,广泛涉猎成佳作?/?金耀安

教你如何来作文?/?杨小平

“合作学习”在作文教学中的运用浅谈?/?金小汶

纯粹观察——教学观察与课例分析

课堂是历练老师的最好地方?/?张辅良

学生主体视域下的教育教学行为?/?张辅良

备课与高效?/?董玲

在反思中成长,在探究中前行?/?董玲

让语文教学从纷繁复杂走向简约本真?/?董玲

一节深厚、充沛、得法的“生态课堂”?/?董玲

以情激趣,以情析文,以情感人?/?董玲

“胸有”方能“成竹”?/?邵旭东

论题不是论点?/?赵贵延

引人渡水近青山?/?吴宇坤

语文,让我们温暖?/?吴宇坤

诗意教学,撩起经典美文的面纱?/?张海梅

瞬间点拨,永恒追求?/?张海梅

弘扬纯粹语文理念,回归语文教学本真?/?干国军

纯粹构想——教学设计与教学反思

一堂历久弥新的课堂实录?/?张辅良

《氓》教学生谋生亦谋爱?/?王慧梅

《孙权劝学》教学设计?/?季文萍

《李清照词两首》教学实录?/?于沛文

《我有一个梦想》教学设计?/?于沛文

《故都的秋》教学设计?/?于沛文

《飞向太空的航程》教学设计?/?于沛文

《台阶》教学的有效性探究?/?赵贵延

以需促教,以学定教?/?赵贵延

《烛之武退秦师》(第二课时)教学设计?/?李艳

第一辑?纯粹主张——“纯粹语文”教学主张

纯粹理念——我们的理念


试读章节

一节好的语文课就像一首优美的古典诗

张辅良

每一位语文教师都希望把每节课上成好课,目标明确,结构完整,学生参与度高,对学生语文素养的提高大有帮助,也就是高效课堂和智慧课堂。但每一位教师好像都没有找到那样一节课,最后他们退而求其次。教学就像是遗憾的艺术,教师总觉得其课堂效果与理想境界相去甚远,于是许多教师就在这样的遗憾中不断追求着,以期达到理想境界。那么一节好课到底要达到怎样的境界?历来见仁见智,除了一些基本的共性外,绝大多数教师都是从个人对理想课堂的想象中描绘着自己的理想课堂,超越着对课堂教学技巧的追求,以期达到一种随心所欲不逾矩几近于道的境界。要达到这种境界,显然靠研习教学艺术是无法达到的,如陆放翁所言,功夫在诗外,真正的教学艺术不在教学法的技巧上,而在知识与生命感悟的结合融化上,就像一首优美的古典诗,充满着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愉悦心灵的美感。就其内容和结构而言,它就是一首结构严谨、意蕴丰富的古典诗。

中国古典诗歌在章法上讲究起承转合。古人对于诗文的开头十分重视,有“凤头”之说。大凡经典之作,无不在如何经营“凤头”上煞费苦心,以求达先声夺人或“意在笔先”之效。常见的“起”的方式有两种:一是开门见山、直奔主题;二是迂回入题、托物起兴。无论哪种“起”法,都禁忌平淡乏味,力求笔势突兀,句法挺拔,起到振起全篇的作用,古人谓之“突起”。中国古典诗歌的“言志”“缘情”传统、含蓄蕴藉、怨而不怒的诗教,使得古典诗歌迂回入题的“起”式更为普遍。同样一节课如果深得古典诗歌“起”之法,在设计课堂导入时自然就会根据所讲内容采取不同的“起”法。如教授《鸿门宴》一课时,我们首先可以借助屠洪刚的《霸王别姬》营造气氛,课堂上音乐响起,学生立即被歌曲中所体现出来的项羽对虞姬的万丈柔情以及英雄末路的无奈深深吸引;然后问:曾经是“力拔山兮气盖世”的项羽,怎么会沦落到这样一种下场呢?让我们来看一下司马迁是如何告诉我们的。这个“起”法,以学生熟悉的并喜欢的歌曲入手,一下子集中了学生的注意力。音乐最能平抚学生浮躁的心,尤其是学古文,学生有畏惧心理,用歌曲的内容吸引学生对这段故事的探究,在兴趣的驱使下,困难就不觉得是困难了,学习状态就比较好。再如在教授曹操的《短歌行》一课时,我从网上下载了电视剧《三国演义》中“横槊赋诗”的片段,课前让学生用五六分钟的时间看完之后,再进行诗歌学习,学生明白了诗歌的内容,了解了曹操的为人,同时也知道了诗作的背景。“短歌行”是低沉、忧伤的,是一种用来吟唱的文体,而忧的正是人生短暂、求贤不得、功业未就,而真正的“志”是不能一统天下。这样就更容易理解文章内容了。

可见一节好课发端于好的“起”,这样一下子就能抓住学生的注意力,激发学生的学习兴趣。深奥的课文借助浅显的“起”,复杂的课文借助简单的“起”,关键就在于要立足于学情,唤起学生兴趣,兴趣是最好的老师。如果一开始学生对所上的内容就不感兴趣,下面的教学不论上得多好,学生的参与度一般不会太高。有的教师不重视对课堂教学导入的精心设计,往往一句“今天我们要学的是第几课,题目是×××”,显得干枯无力,自然不会引起学生的兴趣,教学效果就可想而知了。好的开头是成功的一半,在课堂教学中照样适用。尤其是借班上课,做公开课,没有好的导入,就拉不近师生的心理距离,学生就不会很好地配合你的教学。问而不答,启而不发,唤而不醒,课堂气氛一定会沉闷,何言好的教学效果。一节课短短40分钟,等老师把学生的兴趣慢慢激发起来,一节课的大半时间已过,再好的教学也无法展示。如果能在导入时激发学生的学习兴趣,让学生喜欢你的教学风格,他们自然就会配合你的教学安排。好的诗歌是起句不凡,为后面的写景抒情奠定基础的,同样好的课堂教学也是导入不凡,为后面的教学奠定情感基础的。

古典诗歌不仅“起”的形式多样,“承”的方式也要摇曳多姿。有总结,有分承;有明顺,有暗接。无论哪种方法,依据诗歌中固有的景路、理路、情路来体察,这是诗歌结构章法的不二法门。欧阳修在《笔说·峡州诗说》中曾说:“若无下句,则上句何堪;既见下句,则上句颇工。”由此可见“承”在诗歌的结构中所起的作用。如杜甫的《登高》一诗则情景分写,使得诗歌的脉络清楚而又层次分明:颔联“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中的“无边落木”承首联第一句的“风急天高”,“不尽长江”承第二句“渚清沙白”。这样,作者的“万里悲秋常作客”“潦倒新停浊酒杯”的忧国伤时的感慨更显沉郁。可见起着“承”作用的颔联在全诗中的重要性,难怪被胡应麟称为“全篇可法”。总之,“承”不仅在结构上起缝合传递的功用,更重要的是它的铺垫和蓄势使得后面的“体物写志”更有根基,所以“承”决不可轻忽。

由诗歌的“承”联系到课堂教学的对应点上,这“承”应该是课堂中检查课前预习、整体把握文本这个环节。这个环节是针对文本的内容进行的,是就文本论文本,把文本所承载的教学目标落到实处。如教授选修课《先秦诸子选读》《天下有道,丘不与易也》教学环节第二阶段就是这样安排的:

一、朗读全文,检查预习

1. 读准字音

?丘不与易也桀溺耦而耕

?耰而不辍以杖荷蓧

?杀鸡为黍而食之

2. 读懂词义

?孔子过之,使子路问津焉  

?滔滔者天下皆是也,而谁与易之

?子路从而后,遇丈人晨门曰:奚自

?今之从政者殆而如之何其废之

3. 读通语句

?天下之无道也久矣,天将以夫子为木铎。

?天下有道,丘不与易也。

?往者不可谏,来者犹可追。

?是知其不可为而为之者。

二、朗读思考

朗读第二、四则,思考下列问题:

(1)孔子跟长沮、桀溺以及荷蓧丈人一类人物有什么不同?

(2)结合本节,你初步认为孔子是怎样的一个人?文章是怎样塑造这一形象的?

提示:分析要结合文本。

这样设计的教学环节就是为了落实文本所承载的教学目标。第一,通过反复阅读课文,识记并理解文中字词的读音与意义;第二,辨别文中特殊的文言句式,并准确翻译;第三,能借助文本,准确分析文中的人物形象。这一部分起到了承上启下的作用,“承上”就是对“起”的内容的落实,要上什么内容的课,“启下”就是把文本当作例子,先走进文本,研读文本,掌握文本所承载的知识与能力的目标要求。我们掌握了这些并不是目的,还要运用,在具体实践中检验能力,提升能力。在“承”的教学环节中,预习得扎实,学习得清楚,就为后面的“转”奠定了基础。这样既奠定了文本知识铺垫的基础,更奠定了走出文本提升的基础,所以教师一定要把这个功做扎实。

诗歌的“转”是指结构上的跌宕和作者思路上的转换,或由事及理,或由景及情,或由物及人。“转”在诗词的结构中多指律诗的颈联、绝句中的第三句词和曲中的“过片”而言。它不仅使诗歌在章法上给人一种回环往复、摇曳多姿的感觉,更能引导读者从中理清思路,进而品味出作者的情感和诗歌的主旨,所以历代诗人在诗歌的“转”上,无不绞尽脑汁,以求收到“振人魂魄”之功。古人所说的诗词之妙,“妙在衬跌”“词须愈转愈深,一转一深,一深一妙。”(刘熙载《艺概》)“陡然一惊便是兴观群怨”,“温柔敦厚,诗教也,陡然一惊,正是词中妙境。”(刘体仁《七颂堂词绎》)这些我们都可看作是对古典诗歌内部结构中“转”的作用的诠释。

再用诗歌的“转”来对照课堂教学的环节,那就是“拓展延伸、总结升华”环节。“拓展延伸”环节是课堂教学由课内走向课外、由知识走向能力、由文本走向生活的过程。这一过程真正将文本作为“例子”,把语文课堂所学到的知识、方法运用到具体的语言环境中,变消极知识为积极知识,变习得的方法为解决问题的能力。这一环节是课堂教学的延续,也是课堂教学的高潮所在,最能看出一位教师的教学智慧,学生的能力提高、感情的丰富、思想的深化,全靠这一环节上教师的巧妙设计。

如在教授《作为生物的社会》一课时,我是这样设计“转”这一环节的:

启迪学生思考反思:人类和其他生物之间该怎样相处,才能够互相尊重,和谐共存?

从内容上看,作者是用中外学者关于人和生物关系的思想来升华主题的。作者在文中指出人类凌驾于万物之上是错误的,人与天地万物之间应该是相互尊重的关系,只有这样,人类与其他生物才能和谐相处,人类才能克服自身面临的种种困境,更好地推进社会的进步。设计这个延伸环节,就是立足文本,然后创设一个语言环境,给学生一个进一步探究的空间,最终达到迁移运用,形成能力的目的。

《说“木叶”》一课的拓展延伸环节是:

试分析“月”“柳”“梅”三个意象的暗示性。

学者林庚通过对中国古典诗词中“木叶”这一意象的研究,告诉读者中国诗歌语言具有暗示性这一问题,说明诗歌语言具有丰富的内涵。设计这一延伸环节,就是为了课内内容的延伸,“月”“柳”“梅”三个意象是常见的意象,但它们和“木叶”一样具有暗示性,分析它们的暗示性,就是对“木叶”这一意象分析方法的落实。

《小狗包弟》一课的拓展延伸环节是:

巴金由一条小狗的命运进行了深刻的反思,那么我们身边也有值得反思的事情,请结合实例说说你是如何反思的。

设计这一延伸环节就是为了引导学生关注社会生活,关注自己身边发生的事情,以引起反思。事情发生的背景各有各的不同,但事情中人的表现是相同的,反思这些问题就有利于学生的成长,这也是三维目标中“情感、态度和价值观”目标的主要内涵。

在古典诗歌中,所谓“合”就是指诗词的收束句。它既可浑圆章法,更是作者“感发意志”“体物写情”(刘勰《文心雕龙》)“神光所聚”(刘熙载《艺概》)的“诗眼”和“词眼”所在。因此,我们在解读古典诗歌时,更应钟情于此。古人曾说:“填词结句,或以动荡见奇,或以迷离称俊。”(《填词杂说》)“收句非绕回即宕开,其妙在言虽止而意无尽。”(刘熙载《词概》)这都是指诗词的结句的要领和作用。诗词结句的方式有很多,但不外乎明结和暗结两种。一是直接抒情、言志、阐理。如杜甫《闻官军收河南河北》首句叙事点题,结句更是扬“青春作伴好还乡”之乐,抒“即从巴峡穿巫峡,便下襄阳向洛阳”的惊喜之情。确然是“句句有喜悦意,一气流注,而曲折尽情,绝无妆点”(仇兆鳌《杜少陵集详注》引)。二是“以景语结情语”,即暗结。如李益《汴河曲》的结句“风起杨花愁杀人”,就借随风飘荡、漫天飞舞的杨花,遥寄了作者的深沉的历史感慨和对现实的政治感受。

诗歌的“合”相当于课堂教学中的小结,一节课教了什么内容,在学习过程中有什么生成等,这些都是应该总结的,最好给学生一个明确的观点,这也是对一节课教学目标落实的强化。这种强化重知识,也重能力,同时也要重视人文关怀。

如《兰亭集序》一课的小结可以这样设计:

同学们,今天我们一起欣赏了《兰亭集序》一文,感受了作为散文的《兰亭集序》的魅力。文章开篇以“乐”字统领,写景、写事、写情,然后以“悲”为核心,写宴集之后的感慨,由“乐”而“悲”,看似突兀,却在情理之中,应该是“消极其表,执着其里”。这是值得我们在以后的写作中借鉴的。

显然这段小结是就文章内容而发的,让情感贯穿始终,也是对课堂教学以情感为线索的总结,意在告诉学生散文是以情感为线索组织材料的,并且要注意情感的起伏变化,这对写作能力的提高是有所帮助的。

如《归去来兮辞》一课的“结”可以这样设计:

陶潜,入世为官是他的初衷,鄙弃官场是他的节操,淡泊明志是他的追求,躬耕南亩是他生活的保障,诗酒琴书是他生活的情趣,固穷守节是他归隐的根基,乐天知命是他人生的醒悟。在陶潜身上,我们看到的是一个知识分子不屈的脊梁。

这个课堂小结的设计,就是对诗中所体现的作者性格的形象概括,其目的就是引导学生全面客观地评价人物,从不同角度入手。这也是《归去来兮辞》所凸显的作者的性格,经过这样的总结,学生能更加全面地了解一个人,并懂得如何全面地评价一个人。

如《说“木叶”》一课的小结可以这样设计:

同学们,我们阅读诗歌的时候要特别抓住渗透了诗人情感的意象,在古典诗歌长期的发展过程中,不少意象由于表达情感和适用范围的固定,形成了相对固定的审美习惯,诗人们往往用它们表达相似或相同的情感,这是长期积淀下来的文化传统,景物不仅有其自然意义,还有它特定的文化内涵。这个传统就是历来诗人们的诗句所构成的文化氛围。课文中的“木叶”就是这样一个产物,它被赋予了疏朗、飘零的意味,是一个让人伤感的意象。

这段小结的设计就是对意象的发展进行的纵向梳理,让学生理解任何一个意象都是历史文化的产物,必须把它放在一定的文化环境中,才能理解它的隐含意思。这对鉴赏诗歌是有帮助的,这也是课堂在提升学生认识方面的?作用。

古典诗歌是优美的,因为它章法严谨,经过起承转合,使诗歌摇曳生姿,余味无穷。同样一节好课,通过起承转合,让学生趣味盎然,在不知不觉中学得了知识,提高了能力,丰富了思想,充盈了情感。一个教师一生梦寐以求的教学境界,就是中国古代诗人所追求的艺术境界,二者有着天然的契合。让我们以写诗的激情去构思一节课,就像我们把一节课上成一首优美的古典诗一样,这才是高效的课堂,更是智慧充满诗意的课堂。

教师问题意识在文本研读中的体现

张辅良

研读文本是语文教师的基本任务,也是基本功。但是受研读能力的影响,有的教师只能在文本字面意思上进行研读,不能把握作者的言外之意,甚至误解作者的情感和文章的意旨。有的教师就能够在较高层次上研读,读出文本中作者有意识的表达,更能读出作者无意识的思想存在;能读出文章的字面意思,更能读出字里行间蕴含的人生哲理,真正能够和文本对话,和作者对话,和时代对话,甚至和人生对话。显然第二种研读无疑是一种再创造,是一种超越文本的提升。语文教师就应该具备这种解读文本的能力,只有这样的阅读才能使自己站在一个较高的层次,给学生以思想的充盈、情感的丰富。这种研读能力来自语文教师既专又博的阅读所铸就的思想高度,来自对生活苦乐体验后的人生感悟,也来自不迷信权威的质疑批判精神。我们拥有这些,便可以平等地和文本对话,理性地看待文本的得与失,以自己的思想介入文本,如陆九渊的从“六经注我”到达“我注六经”的境界。在众多阅读方法中,带着问题阅读无疑是一种较好的方法,因为质疑是一种批判性思维。它必须不迷信、不盲从,理性地看待文本,和文本保持一定距离,用自己的知识积累,生活感悟去神遇文本。这要求教师远离《教学参考》,素面文本,就会有许多问题随着阅读而产生,又随着阅读问题的一个个得以解决,最后产生许多人生感悟。

例如阅读《先秦诸子选读》第一单元《论语·天下有道,丘不与易矣》第一则:

仪封人请见,曰:“君子之至于斯也,吾未尝不得见也。”从者见之。出曰:“二三子何患于丧乎?天下之无道也久矣,天将以夫子为木铎。”就产生了这些问题:

问题一:仪作为卫国的小邑,封人作为小国镇守边界的小官,这样一个僻地小吏为什么要见孔子?“君子之至于斯也,吾未尝不得见也”,凡是到我这个地方的有才德的人,没有我见不上的。为什么口气这样大?

仔细阅读你会发现封人的话言外之意有二:一是到我的地盘就得听我的,我想见他就得见他,一句“未尝不得”双重否定,态度很坚决,霸气显露无遗;二是我见到的有才德的人多了去了,你孔子是一个什么人,不让我一见。不得已,学生让他见了孔子。可能如老子出函谷关,令尹喜子知道是老子,刁难他,才产生了五千言的《道德经》,不然老子是“知者不言”的。

问题二:为什么会出现仪封人的前倨后恭呢?到底孔子给他讲了什么?

至于仪封人见了孔子后,孔子和他谈了什么,让他从傲慢变得谦恭,甚于崇拜,不得而知,反正结果是“二三子何患于丧乎”,反过来安慰教育孔子的学生,你们的老师没有了官位,有什么担忧的呢?现在天下没有德政已经很久了,上天是让孔子周游六国,宣传仁政,弘扬正道的。其对孔子的评价极为高,“天将以夫子为木铎”。一个人能心服口服一个人,不仅仅是被知识折服,更重要的是人格魅力。我想孔子一定和他坦诚交流了对时事的看法,以及拯救天下为己任的决心,感动了仪封人。

例如:在《茶馆》一课中作者为什么对一个不重要的角色“驼背五少爷”用了那样多的笔墨,有什么用意?

只要反复研读,你会发现:写于1919年的《药》是鲁迅先生“采自病态社会的不幸人们中,意思是解除病苦,引起疗救的注意”的系列小说之一,给广大读者塑造了诸如善良愚昧的华老拴、大义凛然的夏瑜、凶残贪婪的康大叔等具有世界意义的艺术形象。在小说中与华老拴、康大叔相比,“驼背五少爷”不是鲁迅笔下着意刻画的主要人物,他的出现只安排在小说的第三部分和第四部分中的“茶馆”里。就像老舍的《茶馆》一样,正是这特殊的场合汇聚了社会的各阶层,最能反映社会众生相,就是这样一个不起眼的看似顺手拈来的小人物身上,却体现出了一个文学大师高超的写作技巧和以小见大的表现手法。在“茶馆”里先后登场的有驼背五少爷、花白胡子、20多岁的年轻人和康大叔4个人物,在这4个人物中,除康大叔作为杀害夏瑜的刽子手极端仇视革命外,就要数驼背五少爷最为反对革命,当他听到夏瑜在狱中被牢头红眼睛阿义打时,“忽然高兴”地说:“义哥是一手好拳棒,这两下,一定够他受用了。”还有最后的“疯了”,虽然花白胡子也说“简直是发了疯了”,20多岁的人也说“发了疯了”,但是只有他表现出幸灾乐祸。而花白胡子和20多岁的人因为愚昧,他们的表现都是对革命的不理解。

为什么“驼背五少爷”同为作者笔下愚昧的群众但又与众不同呢?要弄清这一问题就需从他的称谓上说起,从“五少爷”这个称呼上我们可以推知他出身于一个封建大家庭,在他的身上明显存在着纨绔子弟的某些生活习气,小说中写他“这人每天总在茶馆里度日,来得最早,去得最迟”,整天游手好闲,无所事事。作者安排他的出现可谓巧妙,在为数不多的几个茶客中,他是第一个出现在华老拴的茶馆里的,并且是在小说的第三部分,这一部分写的是一个家庭范围的生活片段,华家全家都聚在厨房里,华小拴吃人血馒头,以至于驼背五少爷来时无人招呼。同时他又是一个封建没落的子弟,虽然他身上存在着纨绔子弟的生活习气,喜欢喝茶,但经济实力已不允许他到档次高一点的茶馆里去消费了,他只能到陈设简陋的华家茶馆里来。这里的最高待遇仅是“外加一个橄榄”,他就像孔乙己一样,“是站着喝酒而穿长衫的唯一的人”。由此可见,这个“驼背五少爷”的称谓真是以小见大,匠心独用,也许“驼背”不仅仅是“五少爷”的生理特点,也是他的家庭在现实社会上的特点。所以还不能把“驼背五少爷”简单地归纳在麻木愚昧的百姓这一类人中。

正是这一特殊的身份,决定了“驼背五少爷”对夏瑜这些革命党人的态度。家族的败落使他对封建王朝心存抱怨,但敢怒不敢言,所以他不像康大叔那样死心塌地地甘做清朝政府镇压革命的工具,仇视革命;贵族的出身使他虽家道破败但本能地反对革命,所以他又不同于花白胡子和20多岁的年轻人,因愚昧而不理解革命。这一形象的塑造,使得《药》这篇小说在反映现实方面更具有广泛的社会空间,涵盖了社会的各个阶层,同时避免了在人物塑造上的简单化和公式化。虽然“驼背五少爷”不是小说的主要人物形象,但作者并不因此而敷衍了事,反而在这一形象上承载了丰富的社会内涵。一位“驼背五少爷”让读者领略了文学大师的高超本领。

例如:归有光的《项脊轩志》一课,作者为什么写“诸父异爨”这一现象,要表达什么感情?

经过反复阅读就会发现,归有光在《项脊轩志》里,通过选取家庭日常生活小事、平凡场景,表现人物音容笑貌,寄托自己的深情。在这无限深情中,有着对母亲无私母爱的怀念,虽然母亲去世时他仅8岁,尚不记事,只是老妪的描述,虽然事例中母亲关爱的对象是大姊,但可以推知母亲对幼年自己的慈爱;有着祖母对他的关心,对他寄予的厚望,让他产生了深深的愧疚;有着对妻子的思念,通过“问古事”“凭几学书”“手植枇杷”等事例,表现了一种“更与何人说”的无限悲痛;当然还有着对老妪这位忠心耿耿、充满慈爱的婢女的尊敬和思念。除了这些情感的直接流露外,归有光还有一种人生悲凉是无法言说的,那就是归家“诸父异爨”,手足的反目。

归有光在《项脊轩志》第二段中是这样写的:先是,“庭中通南北为一”,可见过去归家在空间上是一个整体,是一个其乐融融的大家庭,“迨诸父异爨,内外多置小门墙”,家庭的和睦已经荡然无存,诸父分家,用厚厚的墙隔开了手足情。更有甚者是“东犬西吠”,家家都养起了狗,养狗的目的是看院防贼,弟兄们之间已经不信任,彼此之间防范如防贼,在这样一个虽没落但诗礼传家的家庭里,竟落得个“客逾厨而庖,鸡栖于庭”的地步。按照中国传统,君子远庖厨,就是不忍心厨房的杀生,况且厨房是一个家庭的私密空间,对客人无遮拦开放就多有不便;尤其昔日祖先们会客议事的厅堂,今天成了鸡鸭栖息的地方,可见家族的破败到了何等程度。虽然“庭中始为篱,已为墙,凡再变矣”,但关系始终处于“鸡犬之声相闻,老死不相往来”的地步,实在让归有光难以启齿,真是家门不幸,家丑不能外扬。对祖母、母亲、妻子,乃至老妪,作者都直接地表露了自己的情感:对母亲的事迹他听老妪叙述后,他“(妪)语未毕,余泣”;对祖母关爱的回忆,他“瞻顾遗迹,如在昨日,令人长号不自禁”。但对诸父的所作所为,归有光无法直接表达自己的主观态度,只能客观描述。即便如此,那种弥漫于字里行间的悲凉之情依然挥之不去。

归有光写“诸父分爨”,是为下文写其他人和事做铺垫的。归有光出身在一个累世不第的寒儒家庭,父亲是一个穷书生,无任何功名。可想整个家族弥漫着一种没落寒苦的气氛,这与文中祖母所言“吾家读书久不效”相吻合。在这样的一个背景下,写母亲、写祖母、写妻子,都充满悲情,再加之自己科举的不顺,不能光宗耀祖、振兴家族。据《明史·归有光传》记载,归有光少年好学,9岁能作文,20岁时尽通五经三史和唐宋八大家文。35岁时,乡试中举,但以后8次会试都未及第,直到60岁时,才中进士。这段科举经历,让归有光觉得上怍于归家列祖列宗,有愧于冀读书振兴门风的祖母,有愧于家族发展赋予一个男丁的使命。在一个重视家族发展胜于一切的传统文化环境中,归有光的责任感和使命感,在见识了诸父的所作所为后,觉得更加迫切和必要。正是因为这些,他的肩上扛上了沉重的负担,或许导致了他8次会试都未及第。带着这样的心情写骨肉情深,自然有着对比的意味在里面,一边是手足相残,一边是骨肉难舍。这种对比更增添了“诸父分爨”所带来的痛苦、抱怨和愧疚色彩,如浓雾挥之不去,使全文充满着一派悲凉色彩。本来窄小破旧的项脊轩给归有光带来了快乐,可以“借书满架,偃仰啸歌”,可以享受“三五之夜,明月半墙,桂影斑驳,风移影动,珊珊可爱”的美景,但“诸父分爨”破坏了这一方的宁静,更破坏了心中的一方净土。在这样的一种气氛下,与之有关的一切人事都染上了一层悲凉。可见在宗法观念盛行的中国封建社会,家族成员的反目对家族的发展是毁灭性的,给后代留下的痛苦是无法抚平的。

祖母对归有光这个孙子的感情是复杂的,而这种复杂情感也是基于她对众儿子种种劣行的无限失望上。母亲尚在,儿子分爨,母亲看见的是儿子之间无恩无义、无孝无悌的表现。孝悌心是家族发展的基础,这种目无长辈,目无兄长的行为就是不读书、不知礼的结果,所以祖母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这个孙子身上。她既怕孙子读书太苦,“久不见尔影,何竟日默默在此,大类女郎也”;又寄予厚望,希望努力学习,振兴家族,甚至连珍藏的祖父太常公上朝的笏板也拿来交给孙子,认为“他日汝当用之”。儿子用不上,寄希望于孙子能用上。祖母内心是痛苦的,教子无方,才致“读书久不效”,才致儿子反目“分爨”,无法与孟母教子相比,愧疚之情无法表露。归有光听懂了祖母的悲凉,所以在“瞻顾遗迹”时,“长号不自禁”。

归有光的《项脊轩志》,如果放在家族观念甚至传统文化的背景下去读,读出的不仅仅是对亲人的思念之情,更是家族破败后的无法言说的悲凉之情。

纳兰容若诗云“人生若只如初见”,教师研读文本也要永远如初见,带着陌生感,不参考任何现成资料,否则先入为主,会干扰你对文本的最真切的感受。在阅读中多问“为什么”,带着问题阅读文本,才能发现文本的深刻意蕴,才能欣赏到文本的艺术魅力。面对文本,要形遇,解决字面的意思,诸如字词句的意思、写法等等;更要神遇,必须带着自己的人生阅历、知识储备,以平等的姿态、理智的心态与文本对话,自然就会读出常人难以发现的内容。不论形遇还是神遇,一定要有质疑意识,在有疑处质疑、追问、溯本追源,更要在无疑处生疑,挖掘出有创新的话题。读书不带问题就不是真正的读书,同样备课时不带问题阅读文本,就不会研读出文本的深意来。没有个性的阅读就不可能有独特的看法,没有独特的文本看法就不可能引导学生有独特的思想。

精彩书评
登录通行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