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个体教育智慧搭桥、铺路、筑巢

喧嚣与净土——蒲公英工作室教育时评集

  • 作者:王林川 著
  • 出版社:光明日报出版社
  • 标准书号ISBN:978-7-5194-0711-7
  • 定价:36.00元
  • 出版时间2016年5月第1版
  • 开本:16
  • 用纸:道林纸
  • 页码:212
  • 购买地址:http://suo.im/3XJ4pK
内容简介
作者简介

王林川,生于1965年,大学本科学历。陕西省铜川市第一中学高级教师、科教处主任,国家级骨干教师,从事中学语文教学30年。开发校本课程4门,主编或参与教材、教辅用书编写4本。自2004年起先后主持或参与陕西省教育科学研究所“十五”“十一五”“十二五”规划课题研究及市级科研课题研究6项。

2006年被评为“陕西省课题研究先进工作者”;2012年~2014年被评为“铜川市有突出贡献拔尖人才”;2015年起参与中国教育新闻网“蒲公英评论”,为独立评论员。

目录


第一辑?

      是时候重塑我们的“劳动观”了

      学校还应有比培育“英才”更重要的理念

      别让“倾听与认同”成了孩子们的奢望

      别一说起“就业难”就指责年轻人的就业观

      把“杀年猪”的民俗文化搬进校园有欠考虑

      为什么很多校训不像个样子

第二辑?

      校训应该是文化治校的组成部分

      校训的文化传承及与时俱进

      好的校训,一定要有好的阐释

      要重视节日在中学校园中的精神成长作用

      高校应该展示文明的力量

      大学语文课程的开设不妨借鉴中学新课改的经验

      高等教育的创新“基因”必须关注高中的课改成果

      什么样的语言能够影响孩子的一生

      被模式淹没掉的课程改革

      课堂板书:是否已经是一种日渐衰微的教学技能

      真的应该反思一下我们的人才政策了

      民众的关注将成为治理校园凌霸的重要契机

      语文教学的真与假是个伪命题

      自主招生就应该高举自主的旗帜

      教育改革应该维护谁的利益

      呼吁社会共识反对校园凌霸

      “祝老师生病”,其实也蛮可爱

      我们的教育什么时候丢失了教化社会的功能

      要重视教育的这种新常态

      关键在于我们对于汉字所持的态度

      公民与臣民

      警惕反智主义的喧嚣

      教育的人性、神性与兽性

      教育是穷人最应该享受的福利

      比继续教育更重要的,是教师用人体制的改革

      世界这么大,谁来理解教师的职业倦怠

      民办教育要多一些人文情怀

      专项体育的推进,校长是关键先生

      校服的样式体现着我们对生命的态度

      “学业”抑或“创业”:期待大学的体制之变

      教育还是少一些神话,多一些人性

第三辑?教育之殇

      要重视校训的语言形式

      高等院校应该成为尊重教育规律的表率

      对待动物的态度标示着我们文明的尺度

      不断增多的师生冲突提醒我们:教育正在面临变革

      掏鸟窝被重判与大学生的身份无关

      关于生命教育的几句废话

      有关“艾滋病”防治的教育是否有可能进入高中课程

      寒门能不能出贵子,考量着社会公平

      是否与差生交朋友,是家长的问题,也是学校的问题

      大学语文,首先应该是校园文化的组成部分

      大学语文教育应该创新思路重塑课程

      教会学生应该选择是高中教育的必修课

      教育是最低成本的国防

      教育改革的第一动力是教师

      高考志愿选择:我们要想清楚我们要什么

      留守儿童群体是教育难民

      如果没有对那个年代的彻底反思,中国的教育没有未来

      在继承传统中巩固校园文化

      书读傻了的人:再谈孔乙己

      想起了陈景润

      首先要解决语文教师不读书的问题

      当机器取代了人工传授知识

      要善于抓住教育的契机

      文明的积累是缓慢的

      治疗手机顽疾,还得开依法治校的药方子

      语文教学没有真假之分,只有类型之别

      体验是最好的科普

      世故对文明的傲慢:谁制造了这个书呆子

      呼唤教育的原创经验

      我们是否只应该接受力所能及的教育

第四辑?教学之痒

      给优秀人才创造更广阔的上升通道

      要认真探索教师队伍的退出机制

      感谢不杀之恩

      放养是进入野外生存的必要条件

      每一个乡村学校都应该办成优质学校

      教师应当不断提升教育和文化价值的判断力

      把握学情是有效教学的核心因素

      高学历背后的幸福指数

      我们是否已经丧失了对农村教育的信心

      跳楼教师动了谁的奶酪

      被消费掉的悲伤

      教材与高考,我们的学生需要知道什么

      让热爱教育的人留下来教书,很难吗

      我们对读书无用的感叹,常常是我们对于教育本身的怀疑和绝望

      寒暑假能否成为孩子自由成长的园地

      被高考绑架了的语文教材

      选择补习,愿赌就必须服输

      “学霸班”是教育生态严重恶化的奇葩

      模式之争背后的政绩焦虑

      一群人的联合家访与一家4个孩子的集体自杀

      死亡是我多年的梦想

      成为一个普通人?那就对了

      是什么让我们如此恐惧

      物质化的生存与诗意的栖居

      取消学校行政级别必须攻克三个难关

      我们这个时代对未成年人行为失范矫正缺乏共识

      高校骗招:大学倒闭前最后的疯狂

      我们想教给学生什么样的作文

      为六字诀点赞:我们需要本土化的教改经验

      期待高校能够给予中学课改更多的关注和引领

      教材内容的城市化是必然趋势:浅谈教材的城市化倾向

      我们准备教给学生什么样的农村知识:再谈教材的城市化现象

      创新并且温暖自己是教师在智能时代的必由之路

试读章节
精彩书评

第?一?辑锐 评

是时候重塑我们的“劳动观”了

 

路遥的小说《平凡的世界》中,主人公孙少平、孙少安兄弟,对劳动的价值近乎崇拜。传统农业文化及当时特定的时代背景下,普通人安身立命的第一要素,就是劳动。同时,这部小说之所以在今天仍然撼动人心,就在于主人公以勤苦的劳动实现着改变自己命运的梦想。劳动,不论是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劳作,还是忍饥挨饿四处飘零的揽工,都以巨大的冲击力让我们重新思考时代的价值和生命的意义。

“耕读传家”常常是古代士大夫家族的门匾。许多大户人家的家风家训中,不乏对“耕”的教导,如曾国藩治家的八字家训“书、蔬、鱼、猪、早、扫、考、宝”。“蔬、鱼、猪、早、扫”几项,种蔬,养鱼,养猪,都与劳动有关,且谓可以“觇人家兴衰气象”。曾氏家族秉承“八字家训”,养成良好淳厚的家风,代代相传、世世承袭,故而曾家人才辈出。

但如今,社会经济的多元化给人们提供了诸多的生存方式,对体力劳动的轻视也越来越普遍。在独生子女的教育中,吃苦耐劳成为不受待见的教育要求。许多家长愿意为孩子代劳一切,不愿自己的孩子忍受丝毫的筋骨之苦。加之一夜暴富的赌徒心态广受推崇,在历史不惩罚胜利者的民间历史观之下,很多人视投机取巧为成功捷路。劳动,尤其是繁重的体力劳动,常常被认为是蠢笨的象征。

事实上,劳动并非只是筋骨之劳,脑力之劳也是劳动。知识经济的到来,科技是第一生产力,但科学的道路从来艰辛。这是脑力与智力的艰辛。难怪越来越多的人开始羡慕“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田园生活。

从根本上说,我们的“劳动观”需要重塑,但新“劳动观”需要达成一定的社会共识,而不是部分人的片面、偏激之见。

 

(2015年04月12日发表于中国教育新闻网—蒲公英评论网)

学校还应有比培育“英才”更重要的理念

 

校要“培育英才”,这没问题。问题是,谁是英才?标准何在?英才的成长,学校的功劳几何?换句话,英才都是学校培养出来的吗?比尔·盖茨从大学退学创业,学校功劳几何?莫言获诺贝尔文学奖,但他似乎只读到小学5年级,是学校培育出这个英才的吗?当年的少年神童宁铂,15岁进入中科大少年班,最后并没有成为大科学家,而是隐归佛门,成为追求心灵宁静的佛学大师,这又算不算英才?

职业学校将众多考分不高的学生培养成制造业一线的高级技工,他们算不算英才?如果他们是英才,当年那些以升学为目标,将他们“淘汰”掉的学校和教师,是否应该感到惭愧?

精英教育和大众教育,是我们争执已久的老话题。依据人本主义的观点,每个人都拥有自己的潜能,都具备在某一个领域成为英才的可能性。他所要的,是适合他生长的土壤、空气、水分与阳光。依据杜威的教育哲学,生活即教育。学校的目标不仅仅是培育“英才”,更重要的是推进社会的进步。

贫富差距与教育资源不均,严重影响青少年的成长。富人阶层和权贵群体,更容易获得优质教育资源,甚至垄断教育资源,从而更容易进入主流社会,成为所谓“英才”,拥有更多财富和发言权。而弱势群体不论在教育资源和教育机会方面都有先天不足,来自这个群体的孩子也常常被称为“差生源”。让“差生源”变成合格公民,是学校和教师的至善大德,并不比培育出所谓的“英才”少了职业尊严和职业幸福。

培育英才固然重要,关注每一个学生,让他们成为拥有现代知识和生活技能的合格公民,才是一所学校的最大成功。一些理念先进的实验学校,已经在开展学生“个性化课表”、走班制等关注每一个学生发展与成长的教育实验,这比一味强调“精英教育”要先进得多。

学校还应该有比培育英才更重要的理念,那就是培育未来社会的合格公民。

 

(2015年11月4日发表于中国教育新闻网—蒲公英评论网)

别让“倾听与认同”成了孩子们的奢望

 

日,看到一篇文章中提到,《知心姐姐》杂志社和知心姐姐教育服务中心共同发起“中国孩子精神成长需求调查”,调查显示,孩子们的精神成长有四大渴望:渴望父母足够的倾听和认同,渴望获得友谊和学会做人,渴望有参与体验和实践的机会,渴望成为生活和未来的主人。

渴望倾听和认同,是学生成长中最正常的心理需求。正如“蹲下来与孩子对话”告诉我们的道理一样,教育是需要对话的,是以学生的成长为中心的,老师和家长不必以教育者自居,高高在上,指指点点。

但是,教育实践中,老师和家长们往往把这些道理抛之脑后。倾听孩子的愿望,认同孩子持有不同于大人的想法,必须具备民主精神和平等的观念。个人从教经历观察而言,威权型家庭培养出来的孩子,心理障碍明显要多一些,而来自于温和型家庭的孩子,更阳光,更容易合作。

与倾听孩子的声音相反,对孩子严加管教,让孩子听话,是很多思想传统的家长和老师的教育信条。家长喜欢管理严格的班主任,视“管理宽松”的老师为“误人子弟”和不负责任。许多老师也不顾孩子的想法,一心想的是“我要把你管住”,树立自己的管理权威。而让学生听话的老师,常常也能得到教育管理者的认可。

这样的教育生态下,“倾听与认同”对孩子们来说就是一件比较奢侈的事。这反映出的问题是,有些家长和老师没有把孩子当作独立的个体加以尊重,不懂得与孩子进行精神交流,也不懂得用人格魅力来感染孩子,而只想以权威来压制孩子。这个调查提醒家长和老师们,该反省一下自己的行为了,多注意倾听孩子的声音,关注孩子的精神需求,多尝试从孩子的角度考虑问题,并给予认同。

 

(2015年12月1日发表于中国教育新闻网—蒲公英评论网)

别一说起“就业难”就指责年轻人的就业观

 

日,贵州大学校长郑强称,“就业难是好事,代表了时代的进步”,经媒体报道后,一些网友也开始指责年轻人在大城市“死拼”,而不愿退居二三线城市的现象。

其实,这种现象没有什么好指责的。家庭投入巨大资金让孩子完成高等教育,当然希望获得教育的红利,那就是职业的尊严和人生的发展空间。尽管北上广“居大不易也”,但是我们没有必要去嘲笑年轻人的梦想。许多“蚁居”在北上广的年轻人之所以还没有逃离,就是因为这些大城市可以给他们更多实现梦想的机会,能够在这里进入现代生活,享受到现代文明发展的成果。

在全球范围内来看,“就业难”也是比较严重的全球性问题。日前发布的《2015全球青年就业趋势》中,国际劳工组织预测,2015年全球15至24岁年龄阶段青年的失业率将保持在13.1%,欧盟则高居20%线之上,总数逾550万。作为欧债危机重灾区,南欧四国的就业困境无以复加。在西班牙和希腊,青年失业率徘徊在50%大关,分别为48.8%和48.3%,意大利与葡萄牙则为40.7%和31.8%。

就欧盟的改革应对措施来看,一方面是改革教育的内容与方法,比如改良职业教育,提升学生就业能力;另一方面是改良社会服务体系,如咨询、培训和用工制度的改良等,为社会稳定和经济发展不断做出努力。

作为高校校长,解决“就业难”问题当然是一件费心劳力的苦差事,但认为“就业难是好事”,可以改变就业观,这未免太乐观。

西部地区要吸引人才,恐怕应该致力于促进社会发展,创造就业机会,发展社会生产力,以提供更多有职业尊严和发展空间的岗位。西部高校也应该改良高等教育的内容和方法,以适应社会对人才的需求。一味地把责任推到学生的就业观念上,要么是推卸责任,要么是哗众取宠。杜威曾经提醒过:“威胁我们教育的最有害的东西莫过于感情主义。这种感情主义便是企图把感情和行动分离开来的必然结果。”

我们当然不否认60年代出生的郑强院长是一位富有激情、敢于创新,并且成就卓越的校长,但是,学校教育应该为推动社会进步服务,教育家也应该是社会活动家,以自己的影响力推进当地社会事业的进步,创造更好的条件,培养能够支撑当地经济发展的人力资源,同时促进当地经济与社会事业的发展,为更多的当地生源提供有职业尊严、有发展空间的就业岗位。

让学有所成的学生能收获自己的教育红利,也许是破解就业难的思路之一。

 

(2015年12月13日发表于中国教育新闻网—蒲公英评论网)

把“杀年猪”的民俗文化搬进校园有欠考虑

 

报道,重庆玉带山小学举行了“民俗文化代代传,传统文化进校园”活动。学校专门从乡下买回两头年猪,请来村民讲述年猪习俗,同时还请了专业的传统杀猪匠,宰杀年猪后,由科学老师为学生讲解年猪的身体结构。

不得不说,学校顶上“传统文化进校园”的帽子杀猪,实在有些不伦不类。在农耕时代,杀年猪的确是一项传统的民间活动,承载了众多文化内涵,但是这绝不意味着进入现代文明时代的我们还要向小学生展示这种颇为血腥的场面,还美其名曰“传统文化进校园”。

更何况,以现场屠宰动物的方式来讲解其身体结构,并不符合小学生的认知特点,很可能对其人格养成造成不良影响。从人与动物的关系层面来看,人类如何对待与我们朝夕相处的家养动物,是现代社会的一个敏感话题。我们应该在利用动物的同时理解动物,并给予适度的关爱。

学校不应该在低年龄阶段引入这样血腥的教学内容,继承传统文化固然重要,但学校教育与现代文明携手共进更为重要。

 

(2015年12月25日发表于中国教育新闻网—蒲公英评论网)

 

登录通行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