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个体教育智慧搭桥、铺路、筑巢

诗词创作必备常识

  • 作者:黄兴东 著
  • 出版社:吉林人民出版社
  • 标准书号ISBN:978-7-206-16459-0
  • 定价:45.00元
  • 出版时间2019.10
  • 开本:16
  • 用纸:胶版纸
  • 页码:324
  • 购买地址:https://dwz.cn/ATB8T3Op
内容简介

Szabadság, Szerelem!

E kettő kell nekem

Szerelmemért f ӧláldozom

Az életet,

Szabadságért f ӧláldozom

Szerelmemet.

——Petӧfi Sandor, 1847

这是匈牙利诗人裴多菲(Petofi Sandor,1823—1849)的一首短诗(复制于网络),诗的题目译作《自由与爱情》。这首诗在20世纪传入中国,翻译有三种版本。

一个译本是“左联”作家殷夫(白莽)翻译的:

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

若为自由故,二者皆可抛。

一个译本是著名翻译家孙用翻译的:

自由,爱情!

我要的就是这两样。

为了爱情,

我牺牲我的生命;

为了自由,

我又将爱情牺牲。

一个译本是当代著名翻译家、作家兴万生翻译的:

自由与爱情!

我都为之倾心。

为了爱情,

我宁愿牺牲生命,

为了自由,

我宁愿牺牲爱情。

毫无疑问,在这三个译本中,流传最广的当数殷夫的译本,孙用和兴万生的译本几乎无人知晓,原因何在?

殷夫的译本,除了曾被鲁迅引入《为了忘却的记念》而被中国广大读者所读到,后来又被编入中学语文教材被广大中学生学习的原因外,还有一个重要原因,那就是考虑到了中国古诗的句式特点,把每一句都译成五言,且用韵,所以读起来朗朗上口,简洁明快,易读易记易诵,自然最为人们所熟知,而孙用和兴万生的译本就不具备这些特点,自然被人们所忽视了。

我提到裴多菲的这首短诗及其三个译本的流传情况,是为了说明两个问题:

一是中国的古诗与新文化运动时所兴起的新诗相比,有着自身特有的韵味。所以作为中国人,特别是作为一个诗歌爱好者,不了解中国古诗特别是格律诗词的特点,是不应该的。这也是我要着手写《诗词创作必备常识》的重要原因。

二是古诗也好,新诗也好,中国诗也好,外国诗也好,既然都是诗,那么就应当有着共同的本质特征,即诗家语的特性。鉴于此,当我着手写《诗词创作必备常识》时,我想,如果只谈诗词格律,不谈诗词语言的特有性质,就是写出的诗词完全合律,也不一定就能说是诗词。因为诗词创作不仅要合律,也要具备诗家语的特性,才能称得上是诗词。

刘崇文在《胡耀邦逝世前半年的心态 》一文中叙述了胡耀邦讲自己写诗的一个故事:

我在山东写了十几首诗,家里人看了觉得不错,可送给一些专家看了,认为不行,意思可以,但不合韵律。后找了王力的诗词格律看了,再看别人的诗,现在不敢写了。

这个故事给我们的启发:一是要写好格律诗,真的要下一番苦功夫,二是胡耀邦发现自己写的诗不合韵律,就“不敢写了”,将诗看成了一种很神圣的艺术。

我读高中的时候,曾经向同学借读过一本当时风靡的张扬所写的长篇小说《第二次握手》,其中有一个细节,对我触动很大。

是什么细节呢?讲的大致是一个人拜会另一个人,其中一个人说了一段话后,另一个人就说:“多美好的语言呀。你不是学者,你是诗人。”我当时想,这明明说的是一段话,并不是诗呀,怎么他说完了这段话后,听的人就说他是诗人呢?当时我就拿着小说去问语文老师,语文老师看了之后,就说:“因为这段话写得很优美。”我听后还是不明白,语言优美就是诗吗?这个困惑一直伴随着我。等我做语文教师后,我想我得把这个问题弄通弄懂,如果有学生拿着一本书或一篇文章来问我同样的问题,我得给他一个明确的、满意的答案才是。遗憾的是,小说中那个人所说的那段话具体是什么,我已经记不清了。

因为小说是借的,我手中没有,再者时间过去三十多年了,身边的人也没有这本小说。在课堂上讲诗歌赏析时,给学生讲了我这个经历后,我就说我很想弄到这本小说,再读一读小说中那个人说的那段话到底是怎样的一段话,可是我弄不到这本书了。学生听后,齐说:“到网上去淘啊。”于是按照学生的提醒从网上淘,我真的淘到了一本1979年出版的完好无损的《第二次握手》,从中找到那段已记不清楚却永远忘不了的话。

苏冠兰脸红了……他看看手中的信封信纸,又充满感激地对赵久真说:“人们爱把书信比作鸿雁。如果说洁琼这封信也是一只鸿雁,那么您就是来自东方的春风,推送着这只大雁飞越浩瀚的太平洋,飞越了万里长途,把温暖和幸福带给了我……”

“多么美好的语言!你不是学者,而是诗人。”博士舒畅地笑着,紧紧握住年轻人的手,“再见了,小苏!祝贺你——不,祝贺你俩啊!”

苏冠兰是小说的主人公,话中说的洁琼就是丁洁琼,是苏冠兰的恋人,此时正在美国深造,赞美苏冠兰是诗人的赵久真博士,从美国回来,特意替丁洁琼带了一封信给国内的恋人苏冠兰。这段对话发生在赵久真告别苏冠兰时。

赵久真听了苏冠兰的话后,为什么称赞他是诗人呢?我相信读者读完了“诗语”一章后,就会明白的。这也是我在“诗语”一章中,用了大量的文字对什么样的语言是诗家语做了较为详尽的阐述和辨析的一个重要原因。

周振甫先生在《文章例话》中曾说:“谈者只在古文的范围内打转的,不免受古文的局限;谈者只在一国文字内打转的,不免受一国文字的局限;要是能够融汇古今,贯通中外,那么破除了古今和地域的局限,见解就高,这样来谈文就识见明通,可以使人得到启发。”周振甫先生的这段话是就谈文而说的,其实也适用于谈诗。因此,第一章确定为“诗语”,将古诗与新诗和外国诗放在一起来谈,谈诗家语的特性和诗歌抒情形象化的艺术手法,然后各章再专门谈诗词的格律等内容。我想这样安排,虽然并不见得“见解就高”“识见明通”,却“可以使人得到启发”,更有利于读者懂得诗词的创作。

因此,特将书名命为《诗词创作必备常识》。

在此,还要做一个说明,本书中所说的“古诗”,是指广义的古诗,不单指古体诗,还包括近体诗(格律诗),也就是指在我国流传了两三千年,现在依然有很多人在写的特有的一种诗体。因为依照我国文学史上的惯称,古诗仅指古体诗,不包括近体诗,而在统称古体诗和近体诗时,却用旧体诗这一称呼。可是,我很不喜欢如此称呼我国的这种蓬勃发展了几千年,现在生命力依然旺盛的、特有的诗体。你可以认为这种诗体古老,但并不能说这种诗体陈旧。也有人将我国这种特有的古体诗和近体诗,统称为“古代诗歌”,可是我觉得这种称呼,一是没有“古诗”简洁,二是好像有现在再没有人写这种诗体的意味,这是不符合现实的。徐晋如博士将我国这种特有的古体诗和近体诗统称为“国诗”,是一个相当不错的称呼,如同将我国特有的一种绘画称为“国画”一样。遗憾的是“国诗”这种称呼还没有大众化,故本书暂不采用。

 

作者简介

黄兴东,曾用笔名东  ,河南诗词协会会员,河南省骨干教师,信阳市优秀教师,中学高级教师,现任教于深圳市红岭中学高中部。从事语文教育30多年来,坚持古典诗词、新诗、散文等文学作品的创作和教育教学论文的撰写,教学中时常将创作的诗文引入,深得学生喜爱。有作品散发诸多报刊。

 

目录

第一章 诗 语

第一节 诗家语的五大特性

第二节 抒情形象化的手法

第三节 强化形象情感的手法

第二章 体 制

第一节 古体诗和近体诗的体制

第二节 词的体制

第三章 押 韵

第一节 诗词的韵

第二节 近体诗的押韵

第三节 古体诗的押韵

第四节 词的押韵

第五节 几种特殊的押韵

第四章 平 仄

第一节 近体诗调平仄的规则

第二节 律诗的平仄格式

第三节 绝句的平仄格式

第四节 近体诗平仄格式变动的调配及异声同义字

第五节 折腰体与阳关体

第六节 八病之说

第七节 古体诗的平仄

第八节 词的平仄

第五章 对 仗

第一节 诗词对仗的基本要求

第二节 近体诗的对仗

第三节 词的对仗

第四节 几种特殊的对仗

第六章 句 法

第一节 句式的节奏

第二节 语句的用词及词序

第七章 章 法

第一节 近体诗的章法

第二节 古体诗的章法

第三节 词的章法

附 录

常见词牌的宫调和声情

平水韵常用字表

平水韵异声同义字举例

参考文献

 

试读章节
精彩书评
登录通行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