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个体教育智慧搭桥、铺路、筑巢

人民教育:“教育是吸引,而不是灌输”

刘群 2017-12-15

红岭中学吴磊老师2.JPG

吴磊,红岭中学历史教师。

大学毕业后,她在内地工作了几年,2000年来到深圳。在红岭中学,她从一个初出茅庐的初级教师成长为远近闻名的特级教师。

“在我们的学校,有鼓励教师个性发展的土壤和氛围,不同风格的教学都能得到认可和支持。”吴磊说,“一个教师的成长,关键的就是那么几年,我恰恰是那时候来到了红岭。”

“对于历史教学,我觉得最重要的就是唤醒学生的兴趣。”她说,“教育是吸引,而不是灌输。”

要在历史课堂上吸引住学生,让他们时时产生学习的冲动和激情,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吴磊老师靠的是每一堂课的精心设计。

比如,当讲到“天平天国”时,她没有直接讲解“天平天国为什么会失败”,而是在课堂上临时建了个“法庭”,由同学们审理“天平天国死亡案”。针对这桩“公案”的几个“嫌疑人”,吴磊要求每个学习小组写出200字的审判词,选出一名“法官”,“当庭宣判”。

对这件有趣的事情,学生们兴致很高。不过用了二三十分钟时间,他们纷纷写出了“精彩至极”、让吴磊也“忍不住要喝一声彩”的“审判词”。

“本法庭今日审判一14岁少年——天平天国死亡案。被告洪秀全,作为死者的监护人,对其不养不教,放任自流……虽在后期尽力弥补,但于事无补,最终导致死者去世……所以,被告人洪秀全应属有罪。”

“被告杨秀清,因和死者监护人洪秀全争夺死者监护权而被杀害,但他和洪秀全的对抗——天京事变,对天平天国造成了很大伤害……所以,被告杨秀清应属有罪。”

“被告石达开,在死者病重期间离家出走,加重了死者的病情……所以应属有罪。”

……(以上发言中学生所列举史实略)

这不是特意准备的“公开课”,而只是吴磊无数“常态课”中的一节。

在她的课堂上,只要是有利于提高学生兴趣的,她都愿意积极尝试。比如,她常带领学生自编课本剧,他们制作道具,分角色扮演历史人物,在惟妙惟肖的表演中,学生们时而爆笑时而沉思,被“牢牢地抓住”,历史知识也在不知不觉中记得牢固。

她布置的作业也很特殊。比如有一种作业,内容通常是一段历史文献,让学生是以小组为单位进行分析。作业以一个学生为主,轮流坐庄,其他学生补充和评论,其形式类似时下流行的微博。有主贴,有跟帖,有碰撞,有争论,还有“吐槽”,活泼而又严谨……

学生们对这项工作倾注了极大的热情。他们为自己的小组起了风格各异的名字,比如有一个小组叫“六锅头”,他们解释为:“我们有铁锅的智慧,砂锅的包容,平底锅的内敛,不锈钢锅的坚强,高压锅的效率以及火锅的热情。世人皆饮二锅头,吾辈独品‘六锅头’。”

每个小组都有一个共用的作业本,也是五彩斑斓、各具特色。许多往届毕业生对吴磊说,那是他们在母校时最美好的记忆之一。每当他们回来看望吴磊,都要找出当年的作业本,一起翻看、回味,拍照留念。

上个寒假,吴磊给高一学生布置了一项作业——撰写家谱。要求学生经过采访调查,绘出自己家族三代以内的世系表,列举出家庭大事和家族史料,还要佐以历史图片。这是让学生记录自己身边的活生生的近现代史。在长辈们的叙述中,家族命运跌宕起伏,那些离他们很遥远的历史名词,此刻都演化为与自己息息相关的真实的故事……

对于吴磊个性鲜明的教学方法,学生们十分热爱。“他们上课、做作业,尽管很用心但不觉得累,因为他们有乐趣。”吴磊说,“没有人不喜欢历史,是枯燥干瘪的历史课把学生吓跑了。”

在热爱之下,取得优秀成绩也成为必然。吴磊2005年第一次带高三,当时老师们真替她捏着一把汗:这样的课堂好玩归好玩、热闹归热闹,考试能行吗?事实上,她的学生高考成绩年年优异。因为热爱,许多优秀学生还报考历史专业,立志做“像吴老师那样的人”。

在红岭中学,有那么多热爱自己学科的老师,他们努力让学生领会一门学科的魅力,把那份热爱传递给学生。这样的教学,可爱,可敬。

                          ——摘自教育部主管《人民教育》2013年底17期




白底 网页图.jpg




登录通行证